福布斯中國新版網站試運營中,如需瀏覽舊版福布斯中國,請點擊
登錄 注冊 投稿 APP下載

5852019年08月29日

資本市場的“海洋規則”

作者:張奧平

一、創業與投資回歸本源時代:萬物重返海洋

 2014年,“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號角在中國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吹響,創業與投資市場一瞬間被點燃。股權投資行業伴隨著千千萬萬踏上追夢之旅的創業者,開始加速發展,“萬眾創投”的年代也隨之到來。2015年投資總額5255億人民幣,到2017年,全年投資額便突破了萬億規模,達到了12111億人民幣。但進入2018年,隨著《資管新規》、A股IPO審核趨嚴、上市公司暴雷、海外上市破發等政策及市場環境的變化,過去三年股權市場由狂熱瞬間降到了冰點,募資端開始了大幅的下滑。轉眼,2019年已過大半,股權市場徹底進入了冰河期時代,2019年上半年股權市場投資總額僅實現2611億人民幣,同比大幅下滑59%,回到了2015年的水平。但與2015年不同的是募資端還在持續下滑,2019年上半年募資額同比下降了19.4%。

 回顧過往的五年,創業者與投資人大夢一場又回到了原點。資本的狂熱與非理性加速了泡沫快速膨脹的同時,也加速了獨角獸走向神壇的步伐。但當狂熱不再,來臨的便是泡沫的快速破裂與已被封神的獨角獸瞬間跌落神壇。若無資本的狂熱催化,ofo難在3年時間內完成12輪融資后,出現經營危機,幾十億美金付之東流;若無資本的狂熱催化,樂視無法七年融資729億、投資1500億,造出如夢幻一般的生態世界幻境后,便讓參與其中的投資人共同為之“窒息”。若無資本的狂熱催化,2018年進入資本寒冬期,中國新經濟獨角獸們,在一級市場無法再維持高估值持續融資后,便掀起一波轟轟烈烈的流血海外上市潮,33家赴美、赴港上市,90%以上出現破發,甚至一半以上是在上市當天便破發。

 創業與投資本不應該是非理性的抉擇,而正是因為近幾年資本的狂熱及眾多一夜暴富的神話吸引了更多人與資金涌入這個市場。一方更多為快速實現融資,抬升估值,編寫著“為夢想窒息”的企業成長故事,而另一方更多是用盡千方百計只為拿到處于風口上獨角獸的份額,喪失了獨立理性的判斷能力,以為深處局中,但不知局中有局。

 現今,其實并非資本寒冬,而是回歸本源,“萬物重返海洋”。作為萬物的起源之地,海洋之中,尤其深海之中,沒有陽光,溫度接近冰點,巖石海床上沒有植物,與2019年股權市場環境極度相似。但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之中,確仍有眾多長久存在、古老并罕見的生物。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這些生物早已適應了如此惡劣的外部環境及激烈的內部競爭環境,它們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不斷的提升自己的生存能力,堅守著自己的生存之道,雖無法短時間內實現快速的進化,但每一步的成長都更為扎實。重返海洋之中,只有認清海洋中的生存之道—“海洋規則”、不再浮躁、保持理性才可以長期生存并發展于其中。

 二、資本市場的“海洋規則”

 資本市場“海洋規則”:在創業與投資回歸本源后(重返海洋),所面臨的環境及制度下的生存發展規則為“海洋規則”。

 “海洋規則”一:外部環境惡劣,激烈競爭,真實價值為王

 資本市場大環境的變化,只能左右處于偽浪潮中的企業,而無法左右具有真實價值的企業。2019年,創業與投資回歸本源后,大浪潮不再出現,小浪潮確一波一波的卷起,但這一波波卷起,又快速褪去的小浪潮中,更多的則是不具備為市場帶來真實價值的偽浪潮。創業與投資都要重新審視真實價值來源于何方。

 對于企業而言,真實價值便來源于:

(1)你為市場所提供的產品或服務是否是剛需;

(2)你的客戶是否認可你所提供的產品或服務,如果ToB,是否有人使用,是否有大型機構與你合作,如果ToC,你的客戶如何反饋,基于反饋你是否可以做出快速的改進;

(3)你是否能夠組建起自身的長期競爭壁壘,在殘酷的競爭中打贏這場戰役;

(4)你是否能夠提前做好規劃,認清企業發展的“終局”,找到屬于自身長期的“正向飛輪”,并不受市場偽浪潮的誘惑影響等。

只有回歸本源,持續的創造真實價值,才可以認清企業自身的發展之道,處于變幻莫測的環境之中而淡然自若。

 對投資機構而言,偽浪潮不可追,捷徑中只有虛幻,沒有價值。市場回歸本源后,并不僅僅是企業少了很多“試錯”的資金,投資機構同樣失去了更多的“試錯”資金,“砸錢”也已經未必能夠擊穿某一個細分領域。只有深度的行業研究,認真的判斷企業價值,堅定的進行價值投資,才可處于不敗之地。

 資本市場海洋規則二:注冊制時代,公平競爭,長期價值創造為王

 宏觀制度環境上,科創板開啟了注冊制時代,可謂中國資本市場發展近三十年的大變局。同時,A股其他板塊也快速推進著注冊制改革,兩到三年內中國資本市場或將迎來全面的注冊制時代。然而,注冊制并非僅是簡單的上市制度的改變,它更是一二級市場企業長期真實價值的“試金石”。

 首先,注冊制通過市場化的手段將企業上市選擇權交還給市場,未來,只有投資者認可其價值,具有實現市場化市值能力的企業才能夠實現IPO。其次,注冊制勢必會打消掉一二級市場企業上市初期的估值價差,甚至會產生倒掛,Pre-IPO投資時代徹底褪去,長期價值投資時代來臨。最后,注冊制放開了“入口”的同時,也完善了“出口”,任何成熟資本市場體系中,注冊制都會與嚴格的退市制度相匹配,納斯達克市場每年有上百家企業退市,75%的企業會在上市后3年退市。目前科創板試點注冊制的同時,也正在實行A股史上最嚴格的退市制度。在注冊制時代,一切都將回歸真實價值。

對于企業而言,未來需要具備長期價值持續創造能力。如果是科技類企業,你是否是真正的“硬科技”,你的科研產品是否能夠實現商業化落地、被市場所接受,你是否具有持續的科技研發能力等;如果是消費類企業,你是否能在衣、食、住、行上提升人們使用產品或服務的長期真實滿意度,是否能夠提升產品生產及使用的效率等。未來,僅有具備長期價值創造能力的企業,才可以在資本市場中可持續的良性發展。

 對于股權投資機構而言,需要站在更長遠的周期上看企業的真實價值所在,一二級市場的估值邊界將不復存在,企業上市不再會是投資的終點,上市也并不意味著可以實現退出。只有用更長遠的眼光去看待企業價值,做到long-term investment,才可以賺取“時間的復利”。

 在創業與投資“重返海洋”后,面臨資本市場的“海洋規則”,核心應對之策便是回歸價值本身。重返海洋之中并不可怕,而是我們能否認清“海洋規則”,學會適應,才可以擁有更長遠的發展之道。


本文為福布斯中文網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可能感興趣

loading...

掃一掃下載AP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