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中國新版網站試運營中,如需瀏覽舊版福布斯中國,請點擊
登錄 注冊 投稿

2202019年10月11日

WeWork的諾依曼失去了億萬富翁的地位,他不太可能把它拿回來

作者:Forbes China

文/Samantha Sharf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今年早些時候,亞當·諾伊曼以41億美元的凈資產登上了《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今天,《福布斯》將他的財富估值下調至至多6億美元。WeWork拒絕就本文置評,諾伊曼也沒有發表評論。

這位WeWork聯合創始人迅速從億萬富翁的行列跌落,是該公司未能完成首次公開發行的結果。在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公開發布上市聲明47天之后,WeWork取消了上市計劃。迫于壓力,諾依曼辭去首席執行官一職,但他仍持有這家成立9年的公司約18%的股份。

2016年,諾依曼首次出現在《福布斯》全球億萬富翁名單上,估計其凈資產為15億美元。當時他36歲,私人投資者對WeWork的估值剛剛超過100億美元。在接下來的三年里,日本電信巨頭軟銀在多輪融資中又向這家紐約公司投入了數十億美元,最終在今年1月對這家公司的估值達到470億美元。

軟銀老板孫正義在軟銀2017年進行第一筆投資后對《福布斯》表示:“我告訴亞當不要驕傲, WeWork在沒有龐大的銷售隊伍或沒有投入大量營銷資金的情況下實現了有機增長。”讓它比你原來的計劃大十倍。如果你這樣想,估值是廉價的。他補充說,“它可能價值幾千億美元。”

諾依曼辭職之前,公開市場投資者顯然不像孫正義那么迷戀諾依曼,也不相信現在所謂的We公司像孫正義認為得那么值錢。

我們有理由這么想。首次公開發行文件顯示,我們只有足夠的現金維持運營到明年中期。幾位分析人士說,如果沒有首次公開發行等大規模注資或大幅削減成本,兩位新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可能被迫申請破產。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Quest Workspaces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Laura Kozelouzek表示:“他們需要去一個可以產生實際收入的地方。Quest Workspaces在紐約和佛羅里達經營著十幾家聯合辦公場所。“縮減規模是有幫助的,就像出售公務機一樣,但現在,如果市場以任何方式下跌——我預計會這樣——他們將無法爬出他們所處的困境。”

目前,《福布斯》估計We Co.的市值最多為28億美元。這一估值是基于該公司收入的幾倍,與上市競爭對手IWG相當;考慮到突然的資產出售和潛在的現金流危機,《福布斯》在計算We Co.的估值時,對IWG的價格/銷售倍數進行了折讓。今年上半年,We Co.凈虧損14億美元。

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市場營銷學教授斯科特·加洛韋直言不諱地批評了WeWork,他表示:“沒人會再相信,擁有一款預約會議的應用程序就能讓你成為一家科技公司。”他補充道:“如果新的聯合首席執行官帶著一個苛刻但可行的計劃回來,他們會宣布來自軟銀的新資金,如果他們執行完美的話,這可能是一個50億到100億美元的公司。”他說,在那之前,“對很多人來說,情況真的會很快變得非常糟糕。”

我們對諾依曼財富的估計是基于他在We Co.的股份,加上估計的5億美元的股票銷售收入,再減去他在信貸額度上欠下的3.8億美元。該公司的公開募股聲明中對此有詳細說明。文件還顯示,諾依曼上一次出售股份是在2017年10月,他過去銷售額價值的15%都捐給了慈善機構。

我們估計,聯合創始人米格爾·麥克凱爾維持有的股份現在價值為4億美元,低于3月份29億美元的峰值。不過,目前還不清楚麥克凱爾維是否像諾伊曼一樣在早前幾輪融資中出售了股票。如果他這么做了,他的身家可能會更高。

 

譯 Stephen 校 李永強


本文為福布斯中文網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可能感興趣

loading...

關注微信公眾號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23号